网址:http://www.baituxun.com
网站:皇冠体育

奇葩说辩论导读(710):末日还有一个月当局应

  所以,正三告诉大家,有一个替代性方案,既有公布消息的好处,又没有公布消息的坏处,同时仍然是一种保密,这就是”讲一半“——告诉大家有流星要来,但并不是必死,就像安慰疗法那样,就像宣传有天堂那样,给人留下最后的希望,让人们在平静中度过最有范的最后一个月。

  这两点,本身是没有问题的。但是与最开始说的”社会不会乱”有矛盾。因为社会秩序的维持就是靠奖惩,你强调奖惩失效所以不能保密,对方也就能接着说,对呀,奖惩失效所以社会会乱啊,而这正是接下来正三颜如晶一上来说抓住的反驳点。

  解释一下:在政策性辩论里,改变现状派的论证义务,比维持现状派重得多。因为现状是大家都觉得理所当然的东西,你要改变它,就必须举出足够的理由,而不能只是反问:那你说说凭什么不改呢?这就像是,你在商场买衣服,售货员有义务向你证明你为什么要买,但是你没有义务向售货员证明你为什么不买,如果售货员反问你:凭什么不买我们家衣服?你肯定会觉得TA有病对吧?就是这个理儿。顺便说一句,司马光被诟病得很多的那句”利不百,不变法“,其实就是”变更现行政策需要的理由必须十分充足“这个意思,道理并不错,只是说得极端了一点。

  首先,驳最后的欢乐——不可能全人类一起嗨,因为你想跟人家嗨,人家不想跟你嗨。在失序的状态下,一部分人的欢乐是建立在另一部分人的痛苦之上的。(反三刚才讲的是”物资足够所以可以一起嗨“,正三则敏锐意识到,让人嗨的很可能不是物资,而是另外的人,比如美女这种”资源“,这真是一个漂亮的反驳)

  在总结阶段,反方有两个主要任务:补漏洞,升价值。就补漏洞来说,全场正方让反方最疼的,其实是对“天下大乱”的渲染,而正如我前面所说的,这一点其实很难反驳,因为毕竟是这么大的一个冲击,”会乱“比较符合大家的想象。所以,反方此时要做的,其实主要不是反驳,而是把问题引向另一个方向:利益。想象一下,你在挑衣服的时候报怨太贵,而售货员又没有权力给你打折,这时候TA会做什么?把你的注意力从”贵“引向”好看“。就是这个道理。

  除了以上所说的反驳之外,正三的立论,用了政策性辩论的常见套路:替代性方案。在政策性辩论里,你要反驳对方的那条路,总得留条活路给大家走,不能一副”我不管反正不能这样“的姿态。大家想想,佛祖为什么要割肉喂给老鹰?是因为老鹰质问他:你不让我吃鸽子那我吃啥?你看,连佛祖这么牛逼的人,面对质疑时都得给出一个”替代性方案“才能过关,何况凡人乎?

  回到这个辩题,有重大灾情,政府理当预警,这是现行的政策,也就是反方的立场;而正方认为现在不能公开,是要改变现状的,所以论证义务会高得多。也就是说,反方没有必要在证明”你有弊“之后证明”我有利“,而只需要证明,你的担心(也就是改变现状的理由)是不足以成立的。

  陈铭(公开消息):个人体验-遇到末日可能到来的消息时是好奇多于恐惧的,人怕的是只有我死,而一起死是不怕的,而且跟伟大的人一起死是多么牛逼的一件事啊!(诡异的一个高度,武大的人都善于开脑洞)

  当前位置:首页资讯行业资讯 正文

  总之,这是一个奇葩的辩题,这是一个疯狂的脑洞,但是认真说起来,里面又有很多政策性辩题的通行原则。揭开综艺的面纱,能看出很多门道。最后,顺道给自己做个小结或者说辩解吧——别指望我的表现有什么亮点,因为综艺的舞台,随性的赛制,不是我能发挥最大能量的场合,自我感觉有点像马拉松选手去参加一百米跑,各种节奏不对。但是我为什么会参加这个节目呢?说句不怕被骂的话,因为我觉得,其他形式的辩论,我已经很清楚也很能掌控了。但是这种新兴的,综艺形式的辩论,还需要认真咂摸一下门道。而亲自上场试试,无疑是最好的方法。我喜欢辩论,更喜欢研究辩论的通行规律,而在一个看起来最不像常规辩论的辩论舞台上,仍然能够起作用的那些辩论规律,应该是最值得我们研究的。这是我参加奇葩说的原因,也是我写奇葩说辩论导读的原因。也许很迂腐,但是很多时候,在别人不认真的地方认真,你就赢了。

  1、一般来说,我不会点评有自己上场的比赛,因为不够中立。比如上辩论课时会讲历年国辩决赛,偏偏不讲01年的。但是转念一想:反正奇葩说又不是正式的比赛,所以还是继续吧。

  花希(秘而不宣):一切都失去意义的时候,平淡的生活本身就是意义;外星人也希望看到如常生活的地球人(这个反驳很有针对性,果然是专业辩手,除了颜值远超一般专业辩手之外……)

  范湉湉(秘而不宣):实际上她在这里只针对陈铭的发言讲了一句话,一共只有六个字:“那是你觉悟高”。这根本不是一轮完整的发言,但是我必须提这句话,因为它反应了一种准确的直觉——陈铭讲的,的确是在最高觉悟的人看来的世界末日,它最大的优点和最大的缺点是一致的,那就是曲高和寡。(再次表扬一下湉湉同学的直觉,她虽然没有辩论的专业训练,但是综艺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,直觉真是准得要命——其实我主要目的是为了夸辩论圈:你们不要以为你们学的那些东西没用,人家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,跟咱们的直觉是一样的咧!咳咳)

  马薇薇(秘而不宣):你这无非就是在说民主,可是民主在这种突发重大事件上是没效率的(她总能第一时间针锋相对的反驳,在奇葩说中,只有邱晨有这个速度,在辩论圈出来的奇葩辩手里,也只有她俩是正经二三辩出身,职业撕逼狂魔)

  那正方在担心什么呢?当然是担心天下大乱。所以反方接下来就必须破掉对方的这个担心。反一(咏开)提出,面对末日,之前的恩怨会消解,达到一种peace的状态,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脑洞。

  既然反一提出了peace这个点,而如果这个点成立,不公布消息就肯定站不住脚,所以正一最开始的任务,就是要破除这一点,也就是要论证”peace不起来“。湉湉是怎么论证的呢?记得上一篇里我提到过,”操作性“是种很好的打法。魔鬼在细节,很多看起来没问题的事情,一落到实处就会显出荒谬。湉湉也正是这样做的,而且由于她极强的表演能力(确实是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),把”没处拉屎“这个点表现得极其生动,对反一提出的peace这一点几乎构成绝杀——观众会觉得,对啊,连屎都没处拉,你跟我说最后一个月人类会过得很安宁?一听就憋得慌。

  所以,虽然政策性辩论里,维持现状派的论证义务是比较低的,但是到了”天下大乱“已经深入人心的时候,反方不可能再坚持说”对方必须证明必然会天下大乱,否则我方作为维持现状派天然成立“这么没有观众缘的话(也许在真正的议会辩论里可以这样,但是在奇葩议会里肯定会被嘘死),而要把大家的注意力,从成本引向收益。收益是什么?——最后的欢乐+最后的尊严。

  这个辩题虽然异想天开,但却是正经八百的政策性辩论,也就是“我们”(注意不是个人选择)“应/不应”做一件事。而一切政策性辩论,都要衡量(普遍性的)利弊而非个人好恶。所以反一的开篇,就是从秘而不宣这项政策的“弊”着手。

  #奇葩说#辩论导读(7.10):末日还有一个月,当局应该公布消息吗?(正方...

  不只如此,最后湉湉还提出了一个脑洞:最后一搏(不公布消息,由政府集中资源做保全人类的最后努力,即使只发射个飞船保留一点DNA也是好的)。真是了不得,继肖骁之后,那些原本不是辩论圈的老奇葩们,居然都学会上价值了,辩论圈要学表现力,综艺咖要学上价值,真是有意义的互动。而且这一点最妙的是,它的论证成本极低而反驳成本极高,”说不定“有希望呢?”说不定“集中资源能带来人类最后一点机会呢?而这个”说不定“,是最难反驳回去的。

  最后一点欢乐,是我们可以一起尽情消耗地球上现在的丰富资源(类似豪华渡轮任你玩),这是享乐主义者的最后一个月,他们的欢乐不应被剥夺;最后一点尊严,是我们可以在有准备的情况下,在处理了个人事务之后,以自主选择的方式迎接末日,而不是猝不及防死得很狼狈,这最后一点仅有的尊严也不应被剥夺。在这里引入了一个外星人的脑洞,(我本来准备说上帝的,但是怕涉及宗教会不太合适这个欢乐的气氛)是因为我当然知道对方可能会说”全人类团灭尊严有什么意义“之类的话,结果还真的预料到了。接着看。

  那么,接下来要打哪个点?是公布消息的“利“吗?如果你这么想,就是不了解政策性辩论了。因为在政策性辩论里,双方的论证义务是。不。一。样。的。。。(不一样的……不一样的……不一样的…………这很重要所以我要说三遍,咦好像是四遍?管他的)

  正三的最后陈述,是完完全全的现场反驳,而且是一驳到底,这是最见功力的。(插播一点感受:专业辩手之间撕是最好看的,因为完全是针锋相对的搏杀,没有任何一点武术套路表演的痕迹)

  陈咏开(公布消息):个别人可能会,但整个人类是不会慌乱,不会失序的(说真的,这个时候其实不应该主打“不会乱”,因为论证成本真的很高,而是应该接着反三讲“就算刚开始乱一下又如何?最后还是会恢复平静的”)

  3、这个辩题,是本季奇葩说第一个与情爱和生活琐事无关的。之前我看到,很多人说老讲爱情都看腻了,可是这一期播出后,又有很多人觉得这个题目无聊。我觉得,倒不一定是叶公好龙的问题,很可能是,这类辩题,必须事先自己有一定的想法,有开脑洞的习惯,才能听得进去;不像情爱类辩题,是谁都有切入点,谁都可以马上就有代入感的。

  邱晨(公布消息):你能想明白别人为什么不能想明白?当权者并不比大家聪明,智慧在民间。(这也是蔡康永总结时的立论,你看,牛逼的人总是能想到一起去——而更牛逼的人,总是能超然所有的人想象……咳咳)

  普通人看一个政策,总是就它本身来谈是好还是坏,往往容易忽略,任何政策的推行都是有成本的。如果成本大于收益,不管这个政策的初衷有多好,都是一个失败的政策。所以,”封锁消息“这个政策,真的能够(以可接受的成本)推行吗?反二提出两点质疑。首先,反正人类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,传统的奖惩都会失效,那么靠奖惩制度来保证的”保密“也会失效,你想封锁消息是几乎不可能的;其次,世界上并非只有一个政府,你不告诉人民总有别的政府会告诉,这时候你反而被动,而且一旦消息透露出去马东作为议长会被花式吊打,何苦呢?

  核心提示:反正奇葩说又不是正式的比赛,所以还是继续吧。2、我尽量中立。信,你就继续看;不信,你看继续看你不信得有没有道理。3、这个辩题,是本季奇葩说第一个与情爱和生活琐事无关的。之前我看到,很多人说老讲爱情都看...

  看一下反三的思路:首先象征性地驳一下”天下大乱“(针对的是观众印象最深刻的”没处拉屎“——没处拉就没处拉呗,世界末日了谁管你,但这其实是虚晃一枪,重点在后面);然后,坦然承认会有慌乱(天下大乱有没有可能?有!但只是暂时的),并把观众的注意力引向一个新的维度——当最初的慌乱过去之后,最后一刻我们应该如何度过?(之所以会一直强调让观众一起来“开脑洞”,就是要引入一个场景,有了代入感才好做文章,很遗憾,由于反三天然的观众缘缺失,很难说做到了预期)

  最大的弊端在哪里呢?在于“不公平”。这是”不公开消息“的做法给人的第一直觉——凭什么你们知道了而不告诉我们?(潜台词是”要死也要大家一起死“,不过比较难听,至少一辩就说得这么直白不好,所以主打的是”少部分人可以用来谋利使自己过得爽“这个点)

  反二开篇接了一句”人类社会有惯性所以不会乱“,不过这并不是主打,因为要证明不会乱真的很困难,举证责任之所在,败诉之所在嘛。所以反二接下来也是在打操作性——你说要封锁消息,真的封锁得住吗?这是政策性辩论里的另一个着力点:政策的成本问题。

  其次,驳最后的尊严——尊严的意义是以人类的存在为前提的,如果所有人都挂了,根本没人记得,所有的意义都不存在了,你还有个屁的尊严。而且要说尊严,秘而不宣才是真正的尊严,因为它至少还让人们在最后平淡的一个月里”以为“自己保有着尊严,而不至于在狂欢中丧失尊严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